豆腐花干锅鸡飞

资深透明,爬过的墙头可绕地球一圈
阴阳师深度中毒中

今天, 10月25日,90年代的最后一天,忽然就想在这写点什么记录些东西。

至今仍记得,两年前,与朋友相约下载了客户端。那时尚且是安史之乱的版本,登录界面还是战火纷飞,总透着一股压抑。选择门派上遇到了第一个问题,一眼看中的是纯阳,无奈朋友早已建了个道姑,抱着最好不要玩同一个门派的想法,我舍弃了这个选择。随手建了个七秀先感受,升了不过几级便又练了个毒姐,然而到门派不久就放弃了,重归秀坊。于是这个秀姐,这个从一开始便随我步入这片江湖的秀姐,一直陪伴至今。

升级的艰辛已大半不记得了,只记得一个地图接一个的跑任务,那时只要是到过的地图,任务基本都清完了。师徒是什么,副本是什么,一概不知。后来等级高了略过了几张图,无量山,融天岭,苍山洱海,现在再看时,满眼的灰色卷轴,终究是有些无奈。

三个月后终于满级,而朋友早就在她80级的时候弃坑离去。没有师父,满级之后该做什么一无所知,于是继续清任务,足足一个月,除了战乱长安,几个战乱地图的任务竟被我清了个遍。要是放到现在,那几个星期的共战buff必定是白白浪费了,然而那时那有什么共战呀。

某天看到有人在世界频道说要收亲传弟子,我便鼓起勇气密了过去。拜师很快,在南屏,我第一次见到了师父,我的第一个亲传师父。是个丐哥,说只玩pvp,问我入不入阵营,我说满级什么都不知道,无所谓吧。于是一路双骑到老谢面前。正式入了阵营,仿佛一切是新的开始。

说到阵营,我们服是浩气弱势,怎么说呢,恶人人多,野外横行,那时有过攻防浩气80人被恶人大团压在小帐篷打。后来浩气渐渐强势起来,那便是后话了。

师父教了我很多,茶馆,牛车,叫了几个亲友带我回忆录,虽然没出什么能用的装备,甚至带我做了一次美人图,见我频频被抓也不见急躁,我实在不好意思。师父问我钱够不够,买一身盘牙,不够他给我,我按着包里的金一字字打出,2w多金,清任务一点一点攒下的。之后又做了22任务(当然一直是师父1v2),师父有事便下了。

在这个江湖里的第一个师父,也是教会我最多的一个师父。虽说后来我也做了师父,扪心自问,也无法做到他那样对徒弟好。

那天我第一次做了大战,进的随便来的野队,是一线天,有惊无险的过了。现在想来,和师父或亲友一起的大战,也就那么寥寥几次。

待我穿上精炼满的435,攒着逾越之石换480的时候,新赛季开始了。日常由马嵬驿转移到了战乱洛阳,再也不能愉快的捡粮草了(笑)。我去了几次攻防,在绿名堆里遇见了师父。那时我迷迷糊糊进了当时所谓的浩气第一大帮,于是他问我,感觉如何。我说还好,就是强制yy和帮战挺累。他便说拉我进帮吧,亲友小帮,不累。我答应了。一去便一直呆到了现在。历经多少事,现在在成员列表上也算是入帮时间早的了,然而资历上却未必是,我知道,只是一个小透明熬成了老透明。不爱说话又害羞内敛,至今帮会也少有人认识。唉,暂且不说这个了。入了帮才知道,这也算是服里数一数二的土豪帮了,福利好,实力也是不弱的。后来开了据点战,也有能力分到据点。

入帮不久师父便A了,将我托付给了师姐。师姐是个丐萝,个性跳脱。当时我也起了提升手法的念头,就常找她插旗,结果自然是不用说。丐帮打冰心,直打的我没脾气。后来师姐也A了,没有事先说什么,很长一段时间不上,再见时,只剩下断师徒的刺目的红色。

又成了孤身一人的我日复一日的做日常,幸好这时朋友又回来了。练了个毒哥却入了对立阵营,一直到她后来的花萝,都是恶人红。一直觉得,她的基三才是真正的基三,风生水起,剑侠,情缘,就差三了——不过到最后也没有三,她对情缘没有多大兴趣,不久便死了。Pvp打得了8段,pve打得了驱虎,接代打,代练,师门师兄妹一大堆,连好友列表也常年是满的。说实话从她那里我也学到了不少,如何与人相处,如何……卖萌,好友也有了那么几个,然而真正能说上话的也仅仅是那几个而已——也仅限于上线打个招呼,便没有下文了。

在朋友的提点下,副本也学会了那么几个。还是日复一日的日常,后来,出苍云了,我转了奶秀,然而装备什么总要落后一个赛季。从没打上过八段(也许是能打上的,然而没队友,网不好,没时间,不想开麦却一次次成了阻碍)。主流本是绝不敢去的,哦除了大战一样的夜守。打血战的次数一只手就数的过来,又长又坑,也算是成了阴影。印象最深的便是底价拿了特效武器。直到现在,最喜欢的还是大明宫,无论全通还是后来的0-3,灵南见了一次又一次却从没拍过,挂件也见了两次,定国除了帽子也都齐了,每周却也是照打不误,只是因为喜欢。80的本却只会荻花,声望早就尊敬了,拍了天钿女,又底价捡了大扇子。别的不会打,就从未有去过。

后来又拜了师,是同门派的亲传,只可惜时差党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。没事,也都习惯了。再后来,嫡榕转也拿到了。

与一个出国的同学无意间聊起基三,相谈甚欢,她便在我的服又建了个号。风骚的花哥——她对花哥情有独钟,对万花也有着特殊的执念。随着她的到来,平淡无波的日子又不平静起来。看风景,这个我从未有做过的事成了我的日常。时差终究是硬伤,但是有人陪伴的日子着实生动有趣了许多。

后来,帮会与一外来帮会因一点矛盾互不相让,闹了近一月的内战。帮战时刻不休,那段日子做个牛车也会被埋,因为是同阵营,他人也无法相帮。正巧有个直升丸子,就直升了个秀萝,算是偏pve一点,趁着共战一个个新本也学了些。后来帮战停了,双方握手言和,竟成了同盟。这是实在没有精力同时照看两个号,于是对秀萝号上的朋友说,现实原因A了,便再也没有上过。到现在,大约又有共战了吧,但又有什么用呢?

玄晶也是见过了,而且是在双倍掉率之前,115w被拍走了。

作为一个日常党,每天平淡无差,这里就不再赘述了,只拣些印象深刻的说吧。

映月湖边,与时差党同学炸了第一个海誓,后来有刷到了生死不离,这是第一个,也是唯一一个生死不离。只记得那是中秋的时候,我们跑遍了地图,将包里的烟花放的一干二净,也是为了让她独在异乡而不再感到孤独。再后来,就是现在了。同学现实忙碌下个月才能上,而我有时便替她打个荻花,顺便看看能不能拍大笛子。

明天就是95级了,一切又是重新开始,从零开始。而我,又该何去何从。想来现在的装备以后打个大战都困难,之前一直攒着丸子石头,现在想来是否还有意义。两年多一路走来,支撑我的只是多这个江湖的喜爱,无论别人怎么喷,外观坑,那就不买了,职业不平衡,其实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深刻的感受。只是最纯粹的喜欢而已。而对于新等级,到底还是迷茫,无措,以及恐惧。


妈呀我怎么会写这么中二的东西啊啊啊啊啊啊啊

评论